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想要的远方根本没有宁静

发布时间:2020-07-13 12:08:41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新年第二天,跟朋友在清迈尼曼的路周边找短期公寓,结果步行10公里,问了20多家,只有两家表示有空房,一家要价8000铢(约合人民币1500元),另一家要价8000元人民币,是商场旁边的正宗酒店。房间不错,但是在清迈花8000元租个房间,怎么都不像话。

这座城市以便宜闻名,只需要看看大街上川流不息的背包客就知道了。村上春树这么描述背包客:他们简直就像嗅到糖罐味儿的蚂蚁一样,为寻找物价低廉的地方而没头没脑地四处流浪。清迈就是这么一个糖罐,第一次来这里的人,保准对各种物价大吃一惊,什么,一碗面只要40铢(5铢等于1元人民币),里面还有个鸡腿?带卫生间的房间只要250铢,空调电视热水,应有尽有。

尽管如此,背包客还嫌不够便宜,很多人睡在100铢一晚的床位里,每天早上饱餐一顿旅馆的免费吐司加黄油,晃到傍晚才去市场吃碗50铢的猪脚饭。这种背景下,我可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专门跑来花钱的傻子。

8000铢的公寓应有尽有,卫生间,阳台,冰箱,电视,网络,空调,除了没有厨房,管理员打哈哈:我知道你们都会自己带锅,爱做什么做什么,这里一切自由。缺点是简陋,简陋到弥漫着过日子的味道,却不是度假的味道,这种房子怎么好意思发在朋友圈?当天我就搬了进来,据说人类的幸福感大部分是通过比较得来的,想想在上海新天地或者北京三里屯,租个这样的公寓动辄六七千元,还得忍受零摄氏度左右的干燥天气。在那个酷热得身体微微出了一身汗的下午,我由衷体会到了幸福感的飙升。

就这么住下来吧,每天发点儿小花园里喝咖啡吃蛋糕,或者当街吃冰激凌的照片,足够在朋友圈收获百十个赞,顺利当一回被别人羡慕的朋友了。

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半夜三点街上传来酒鬼哭嚎和摩托车永无止境的突突声时,幸福感整个都崩塌了。早上起来,在楼下小吃店点了碗粥,送上来一看,全是晃晃荡荡的水,底下埋着泡饭,又崩溃一次。在尼曼路晃了几圈,看到汽车堵了超过500米,再次崩塌,这里何时繁华到这个样子?

《泰》热映后,来清迈的中国游客从几十万暴增到500万。城中所有热门餐厅,都已经配备中文菜单,所有热门景点,都有中文导游,就连医院,也配备中文翻译。同胞当然无处不在,就连这种巷子最深处的公寓里头,也有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在电梯里用中文唠嗑:中国人吧,哪儿来的?

几天后,我把公寓用一半的价钱转租给满身文身的北京青年Y,跟他抱怨说:这里太吵了。Y不置可否地说:哪里不都一样吗?

两年前的一个半夜抵达清迈,同车的女孩从出租车上跳下来,走进一家青年旅馆,跟院子里几个满头脏辫子的年轻人在月光下一块喝啤酒,那一刻的清迈真是柔软极了。

两年后,我在古城跟同样满头脏辫子的背包客吃早餐,他说这里十分放松,待了一个多月都不想走了。配合着早晨的阳光和手里滚烫的红茶,我表示同意。

但走出旅馆,在马路上被呼啸来去的摩托车折磨神经后,就觉得自己疯了,这么吵的地方,怎么放松得下来?哪怕忽然闯到一家幽静的咖啡馆里,整个后院大得可以养几头犀牛,喝完咖啡,出门又是左右齐开的突突声。

除非去住6000元人民币一晚的四季酒店,独享私密稻田景观,才能真正拥有整片宁静。

实话实说,比起清迈已经不是原来的清迈,恐怕是我变得更多,从当年爬到糖罐里兴奋不已的背包客,忽然变成不那么热爱疲于奔命的家伙,脑袋里总想着,要租个像样的地方,有阳台,空气清新,天台有泳池,好好住一阵儿,再也不要住这种每天都有人背起背包转身就走的旅馆。流浪的日子,真是过够了。

比起跟世界交流,我更想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享受片刻的宁静。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包头西服定制

合肥职业装定制

公共服务行业制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