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郎咸平日本政府追求利益最大化把三方拖入泥潭

发布时间:2021-01-21 15:16:51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郎咸平:日本政府追求利益最大化 把三方拖入泥潭

在钓鱼岛问题上,陷入“囚徒困境”的四方就是日本政府、日本老百姓、中国政府、中国老百姓。日本片面追求利益最大化,把其他三方往冲突的泥潭里拖。

1894年7月25日,中日甲午战争爆发。翌年,北洋水师全军覆灭,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使当时的中国从国力到民心都遭到了沉重打击。120年过去,在又一个甲午年,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关系在甲午海战之后,因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近年来日本政府对历史事实的挑衅态度陷入更加复杂的局面。围绕“钓鱼岛事件”和其他国际争端,中国和日本再次不可避免地陷入大国博弈的局面。  我们说下中日两国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看法。首先,两国政府都非常了解本国老百姓的想法,虽然它们之间也存在分歧,但和两国老百姓相比,两国政府至少能把分歧集中在一件事上,就是福田康夫建议的,两国政府首脑要理性,要会面协商,要给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找出一个至少是短期可行的说法,别再这么僵持下去了。也就是说,和两国老百姓“完全没得商量”,吵架都吵不到一起去的态度不同,两国政府至少具有沟通的意愿。

坦白讲,2012年夏天中日钓鱼岛事件急速升级,在当时还是日本首相的野田佳彦来看,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为什么?因为日本人引发钓鱼岛争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日本政府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默许他们的右翼团体到钓鱼岛上建灯塔、立界碑,而且派军舰阻止中国大陆和台湾渔民在钓鱼岛附近捕鱼,甚至还阻止我们的军队在这个海域进行军事演习。但是野田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我们的政府不再只是“严正抗议”,而是突然揪住石原的不当言论,进行了强烈反击,还派出渔政船和海监船。也就是说,中国由之前的被动一下子变为主动了。  中国忽然转守为攻,为什么?这是因为,过去中国和日本之间在钓鱼岛问题上是有共识的,就是有争议,但搁置争议,不讨论。可是日本近些年开始推行一个政策,就是安倍在2013年5月份说的,根本不承认这个争议,认为“钓鱼岛就是日本的”,没有什么可争论的。4月5日,日本政府还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2013年版《外交蓝皮书》。这个蓝皮书声称“钓鱼岛不存在任何的主权纷争”,而且还强调说日本的领海、领空“正在面临着更多的威胁”。日本的挑衅日益升级,中国必须由被动转为主动,这就是中国政府现在的态度。  再说说日本政府,各位晓得吗?日本政府内部的意见其实是不统一的。先说日本首相,2012年中日钓鱼岛问题升级的时候,日本的首相是野田佳彦,他先是在2012年7月公开支持日本议员登钓鱼岛,并且说“最快要在9月实现钓鱼岛‘国有化’”;然后又在11月举行的亚欧首脑会议上搞什么“首脑外交”,逢人就说钓鱼岛的问题,最后其他人都受不了他了,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国际祥林嫂”。  野田在2012年12月正式下台,接替他的是安倍晋三,那他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告诉各位,就是安倍组建的内阁通过了这份所谓的《外交蓝皮书》,所以很不幸地告诉各位,他也是个对钓鱼岛“势在必得”的人。举个例子,2013年1月31日,他在接受国会质询的时候说:“要在钓鱼岛问题上保持强硬立场。”但是安倍又是个很会琢磨日本老百姓心理的人,他在购岛态度强硬的同时,还希望和中国保持“互惠的经贸关系”。为什么?因为中国老百姓抵制日货的后果直接体现在日本全年GDP总量上了。根据日本财务省发布的数据,日本2012年全年对华出口大约减少了1万亿日元,这导致了什么后果呢?就是日本的全年GDP要损失掉8200亿日元,相当于84亿美元。  我们再说说一个特殊人物,就是前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2012年6月,他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的时候说:“石原慎太郎主导的‘购买钓鱼岛’这件事,会给中日两国关系带来重大危机。”也就是说,丹羽认为日本“购岛”这件事本身就是错的。这个丹羽因为这件事被撤职。回到了日本之后,他又发表演讲,批评日本政府的“购岛”做法不妥当,“导致了中日关系陷入低谷”;而且他还特别强调说,日本政府为了在国内拉选票,关于钓鱼岛事件的说词都太偏激,完全不照顾其他国家人的想法。  坦白讲,我觉得丹羽宇一郎这个人是目前日本政府里脑筋最清楚的。他在叙述中日钓鱼岛争端的时候非常理性,毕竟战争对谁都没有好处。对于如何解决中日两国目前的紧张关系,他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停止非黑即白的争论;第二,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第三,两国政府就如何解决钓鱼岛问题和改善关系展开谈判。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要日本政府收回最近几年搬出的“不承认争论”这个无理举动,退回到过去两国“搁置争论,共同开发”的时期。如果把丹羽的话翻译得再直白一点,就是说日本的经济这么低迷,都已经要靠印钞票来给经济打强心针了,(日本)政府你在这个时候不想办法提振经济,反而提出“购岛”招惹中国这个最大的出口国,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日本政府到底有没有听进丹羽的意见?很遗憾,到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还没看到日本政府有什么新的举措,安倍领导的日本政府依然非常强硬地表示“没有谈判余地”。  透过以上分析我们发现,现在其实是一个由四方组成的“囚徒困境”。什么是“囚徒困境”呢,就是说,警察抓住了甲乙两个嫌疑犯,分别关在不同的屋子里接受审讯。警察知道两人有罪,但缺乏足够的证据,他告诉两个人:如果两人都抵赖,各判刑1年;如果两人都坦白,各判8年;如果两人之中一个坦白一个抵赖,坦白的放出去,抵赖的判10年。对于甲来说,如果乙选择抵赖,自己也抵赖就会被判1年,但如果选择坦白就可以直接被放出去;如果乙选择坦白,那他如果抵赖就会被判10年,如果选择也坦白,就会判8年。所以对于个人来说,不论对方怎么选,自己选择坦白都是最优选择。结果就是甲乙都选坦白,各判8年。但其实集体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结果应该是两人都抵赖,各判1年。囚徒困境反映出的深刻问题是,人类太顾及个人利益,而在集体利益博弈中自作聪明,最后导致整体失利、作茧自缚。  在钓鱼岛问题上,陷入“囚徒困境”的四方就是日本政府、日本老百姓、中国政府、中国老百姓。日本政府为了在国内拉选票,执意再次挑起钓鱼岛争端。日本老百姓比较务实,既坚持钓鱼岛是日本的,又想跟中国做贸易。中国政府转守为攻,一边作好军事行动的准备,一边积极推动协商。而中国老百姓,出于对日本人的一再挑衅,表示非常愤怒,对政府不断施压,希望透过军事行动明确钓鱼岛的归属。梳理清楚这些不难看到,只有这四方相互协调与妥协,让几方关系变成最优搭配,才能实现集体利益最大化。如果单方面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集体利益之上,那么全体的利益都将受损。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日本政府就是一个片面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个体,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把其他三方——中国政府、中国老百姓、日本老百姓——往冲突的泥潭里拖。最终的结果肯定无法做到集体最优。

郎咸平:中国只有亮剑 别人才知道你要什么?  近段时间,很多人在看空中国经济,而我却从萧条中看到了希望,砸碎束缚企业的十大枷锁,中国经济才能突围。  我是如何从萧条中看到希望的呢?首先,我从中国在国际局势上的几次亮剑行动看到了希望。因为作为大国,在国际上告诉别人你需要什么最重要。  叙利亚危机,中国开始亮剑了  我们以叙利亚为例来解析一下。按照欧美大国的盘算,叙利亚2013年是应该爆发战争的。按照以往的惯例,美国首先会把拥有生化武器这个标签贴在叙利亚政府身上,接着承认叙利亚的反对派——全国联盟。事实上,到2012年为止,已经有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沙特等在内的18个国家承认了这个所谓全国联盟的反对派。如果俄罗斯跟中国不介入的话,这场战争势必爆发,就像利比亚战争爆发一样,挡都挡不住。在俄罗斯看来,这些所谓的叙利亚反对派和车臣一样,就是恐怖分子的一个派别,而车臣分子的恐怖袭击更是给俄罗斯造成了重大伤害。所以俄罗斯的立场非常鲜明,它不能支持作为反对派的全国联盟。这样俄罗斯的态度就非常明确了,开始亮剑,亮出底牌了。具体来说,就是如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盟支持全国联盟的话,那么俄罗斯必定会支持叙利亚政府军。  这么一来,过去所谓的冷战思维又爆发了,如果双方各自支持不同的阵营,俄罗斯支持政府军,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国家支持所谓的全国联盟,这场战争谁胜谁负将难以预测。俄罗斯亮剑之后也给了美国一个台阶下:你不是说叙利亚有生化武器吗?那好,让联合国派人来检查,如果发现的话当场销毁。这么一来就堵住了美国想要发动战争的借口,而美国也有了可以下台阶的面子,最后叙利亚危机就这样被化解了。  在这场叙利亚危机当中,中国跟俄罗斯是同时投反对票的,我对中国政府的这种亮剑行为非常赞同。正是因为美国、英国、德国、法国、中国、俄罗斯等这些大国统统亮剑的结果,双方才能一起来协调,在不伤害所有大国利益的前提下尽可能地避免战争。  只有亮剑才能够换取和平,一味的退缩只会导致战争。在叙利亚问题上,我终于看到中国政府在国际问题上开始明确表态了,开始有立场了,开始亮剑了。你要知道,中国自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以来,只行使过8次否决权,基本上是没立场的。  东海防空识别区,中国再次亮剑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2013年11月23日中国政府宣布在东海设立一个防空识别区。这个决策出来之后全世界一片哗然,为什么?因为涵盖了钓鱼岛。我知道有很多人不理解我们中国政府的这种行为:你这不是故意挑衅美国、挑衅日本吗?错了!我认为我们中国政府这是做了一件非常正确的事,那就是亮剑。中国政府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让全世界看到钓鱼岛就是有主权争议的岛屿。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之后,全世界都会问中国为什么要这么做,大家会不约而同地想到原来中国声称钓鱼岛是中国的,日本宣称是日本的,到最后就是各自宣称各自有主权。什么意思?就是钓鱼岛是有争议性的岛屿。这就是我们中国想要达到的目的,现在看来,这个目的确实达到了。  在此期间,澳大利亚在2013年11月26日发表了一个评论。澳大利亚外长说,“反对任何一方强行或单方面采取行动,改变东海现状,要求中国就有关决定的用意做出解释”。就在澳大利亚发表评论的同一天,美国派出两架B52轰炸机绕着东海防空识别区的沿线来回巡逻,中方也根据精确的识别进行全程跟踪,并且公布数据。言外之意是,我有实力把你打下来。最后的结果就是,全世界起码都得承认这是中国主张的防空识别区。这就是亮剑的结果。第二天也就是11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进行了一次非常漂亮的发言:“澳方对中方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说三道四是完全错误的,中方不予接受,中方敦促澳方立即纠正错误。”这才是一个正常的态度,这才是一个亮剑的态度。像我们过去的态度我是绝对反对的,什么放弃主权争议、什么共同开发,这是做不到的,而且还会招来更大的麻烦。  比如说这一次,我们派了航空母舰到南海进行系统性的训练,那么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要亮什么剑,明确什么立场?就是因为这一点没有说清楚,反而给当地造成更大的紧张形势,最后美国也派了航空母舰来进行牵制。其实这种冲突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为什么?就是我们要说清楚在南海我们到底要什么。过去我们说九段线以内都是中国的,问题是光说不行,还需要亮剑。越南、马来西亚都在九段线之内侵占了不少岛屿,甚至还搞了移民上去,建了小学,还有菲律宾等国,像这些国家我们要怎么处理呢,我们的态度是什么?我们没有亮剑、没有表明立场,而是直接派辽宁号航母到南海去进行系统性的军事训练,最后的结果只会导致更大的冲突。我们必须亮剑,就像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一样,要让周边国家非常清楚地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态度。  如果我们真的坚持九段线之内是中国领土的话,那么对于九段线之内被越南等国所侵占的领土应该怎么办?坦白讲,其实走到这一步我们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这都是我们过去奉行的绥靖主义政策的结果——不求战、不求胜,没有立场,没有亮剑——所以导致今天一系列的麻烦。谈什么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到最后越南、菲律宾也说主权属我、搁置你的争议,然后自己开发,结果变成这种情况了。  既然我们已经说出九段线之内是中国领土这句无法收回的话,那要怎么办呢?我个人的意见非常明确,就是用武力抢回,没有别的办法。美国是不会动武的,这是我经过大量的调研之后得出的结论。只有动武抢回才叫亮剑。南海情势跟东海情势是完全不一样的,不动武解决不了,只有动武才能够维护我们南海的和平安全和国家领土的完整。这就是我认为应该有的亮剑行为。  我们的不亮剑、没立场,其实已经给国际社会带来太多的不满和争议,如果再这么走下去,只会给国际社会造成更多的不满和麻烦。  对中国周边地区麻烦问题的解决,我认为这次政府所提出的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这种亮剑的做法,才是一个治本之道。要维持中国周边地区的稳定,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必须表明立场,必须亮剑,我们不希望再看到中国对于重大议题提出弃权。你可以赞成,也可以反对,这都是立场,但是不能弃权,弃权就不是亮剑,而不亮剑必然导致局势的复杂化和恶化。

郎咸平:不打破审批枷锁 中国就走不出萧条  在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贺同新的一句话让总理感到汗颜,“总理,您的理解我们市场主体,我们不能乱提意见”,那么,究竟是什么让总理汗颜呢?依我看,正是层层叠叠的审批枷锁让企业不堪重负,只有把企业从审批枷锁中解救出来,中国经济才有希望走出萧条。  今天的中国经济就是管制经济,今天的中国市场就是政府办市场。甚至在很多领域,政府不仅仅是市场的主体,而且是市场的主宰者。习近平总书记说“要把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而我想说的是,要把企业从权力的笼子里解放出来,要砸碎束缚企业发展的重重枷锁。  中国经济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管制,是管制经济。行使管制权力的方式就是审批,是层层审批,是事先审批。  这一点不用我细说,做过企业的都清楚,用“是一部血泪史”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像刘铁男掌管的那种大的审批项目暂且不说,就说说企业工商年检这点小事。我有一个东北的朋友,是个小企业主,有一年企业年检递上去几次都未通过。幸好一个朋友提醒他,然后通过了。通过的原因是他在执照里夹了500元人民币。后来这个朋友告诉我,这是潜规则。照这样算来,全国这么多家企业,每家500元的话,加在一起肯定是个天文数字,我实在不敢统计。这还仅仅是企业工商年检这点小事,那么其他众多的审批项目呢?我们统计过一个房地产企业从买地到竣工,再到给老百姓房产证,这其中要经过110多个公章,157种收费。一方面,程序烦琐得要命;另一方面,每一个公章背后都有一次和公权力的交锋。所以李克强总理说,简政放权是预防腐败的釜底抽薪之策,也是释放市场、激发经济活力的基本之策。希望这些中央政府下放的权力交到地方政府手中不要变了味道,变成他们的敛财工具。  十八届三中全会说,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我的理解就是不让政府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作用。我最近终于看到了发改委公布了一项还算不错的文件《关于2014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的意见》,我给各位分享几段:“抓好简政放权的先手棋,进一步完善放管结合的体制机制。今年,要重点取消对投资创业就业影响大、对经济社会发展制约明显的行政审批事项,更大限度地向市场放权、给企业松绑,更大程度地让人民群众受益。”“深化投资审批制度改革,取消或简化前置性审批,充分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推进投资创业便利化。”“加快建立和完善权力清单制度。行政审批事项一律以清单形式向社会公开。清单之外的,一律不得实施审批,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加快探索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管理方式,逐步做到负面清单之外的事项由市场主体依法自行决定,实现‘法无禁止即可为’。在全国实施工商登记制度改革,落实认缴登记制,由先证后照改为先照后证,由企业年检制度改为年报公示制度,让市场主体不断迸发新的活力。”  从三中全会到现在,已经取消或者下放了416项审批权,但是还有上千项可以取消,远远不够嘛。看到“下放”这两个字我就头疼,我个人的建议是能取消的就尽量取消,“下放”的审批权越少越好。  通过这个文件的发布,我们看到审批这个枷锁已经开始逐步打开了。不打破这些形形色色多如牛毛的审批枷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只是说说而已,中国的经济就不可能走出今日的萧条,什么创新、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之类的话就会成为空话,腐败也只会愈演愈烈。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