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林益世案一审判决持续引争议还可要回1420万《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23:51:38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台当局前“行政院秘书长”林益世被控收炉渣业者陈启祥6300万元(新台币,下同),近日一审被判7年4个月,法官认定林益世不法所得和不明财产是4880万元,须没收或罚扣,林未来可申请发还(多查扣的)1420万元。

事实上,早在宣判前数天,林母沈若兰就已申请发还600万元。台北地方法院合议庭审判长吴秋宏昨说,因承审法官纪凯峰休假,等他上班后再讨论是否发还。林益世尚未申请发还1420万元,但吴说:“若林益世将来声请发还,也会依法处理。”

另据《中国时报》报道,台北地方法院认定林益世不构成贪污重罪,判决作出后,引发各界议论。合议庭审判长吴秋宏表示,林益世“立委”任内收贿6300万元、“政院秘书长”任内索贿8300万元,合议庭以林益世的法定职务行为、职务密接关联行为行使,都无关公务性质,所以认定不构成收贿贪污重罪。

吴秋宏说,如此见解会引发议论,早在合议庭预料中。他表示,判决固然要符合台湾民众感情,但一切都必须依据法律,在法律界限内妥适适用。如果超越法律就是恣意而为,不是台湾该有的思维、做法。

特侦组不服判决将上诉

台北地方法院审理林益世贪污案依恐吓得利罪判刑,台检方特侦组对判决不服,近日将就本案提起上诉。

台检方特侦组发言人张进丰2日表示,林益世在“立委”任内向陈启祥索贿6300万元(新台币,下同),又于“秘书长”任内向陈开口索贿8300万元,都是藉公务上的“立委”、“行政院秘书长”身份犯下贪污罪,特侦组已研究判决书的内容,近日将提起上诉。

台北地方法院日前判林益世7年4个月,并判决林母沈若兰不构成贪污、洗钱罪,判决林妻彭爱佳以及林益世的2个舅舅不构成洗钱罪。

张进丰说,林益世收受陈启祥贿款时,沈若兰也在现场帮忙收钱、藏钱,与林益世有犯意联络与行为分担,是林益世的贪污罪共犯,她还涉及藏钱,因此对于台北法院对林母等4人的无罪判决全部都会提起上诉。

张进丰说,林益世的“立委”身份对于“中钢”有行政监督权,虽然“中钢”是民营公司,但当局还是最大的股东,人事问题是当局说了算。“中钢”董事长也是官派,而林后来调“行政院秘书长”,对“中钢”的实质影响力更甚于“立委”时期。

“法务部长”曾勇夫:

林益世案二审应有适当判决

台当局“法务部长”曾勇夫今天指出,林益世涉贪案尚未定谳,案件若上诉,二审法官应该会有适当判决。

林益世案一审判决后,舆论多认为台北地院轻判。

曾勇夫指出,尊重法院判决,但本案尚未定谳,案件若上诉,“二审法官应该会有适当判决”。当媒体询问林益世案一审判决是否太轻时,曾勇夫说,等到案件确定后,再表示意见。

台湾时事评论员钮则勋:

林益世判轻了国民党伤很大

林益世案一审判决出炉,台北地方法院并未依特侦组所起诉的贪污及洗钱罪来判刑,只以公务员犯恐吓得利罪及财产来源不明罪论处,刑期共七年四个月,原本被控洗钱的林母及林妻,均获判无罪。判决一出,舆论哗然,预料检方应会提出上诉,“法务部”也认为“若检方上诉,二审可能会有不同见解”,媒体民调更指出76%的受访者认为该案判太轻,民进党当然不会放弃这个直攻国民党的好机会。面对社会质疑及批评,即便马“政府”一再宣示不干预司法,但这把怒火应该仍又会烧向国民党,对国民党形成高度风险。

首先,林益世案的轻判,帮民进党转移了“黑道入党”的焦点。针对日前“黑道入党”疑云炒得沸沸扬扬,媒体及舆论皆聚焦民进党内部事务,不仅批评该党无改革企图心,也多认为苏贞昌的回应慢半拍,相关论述及防弊机制也左支右绌、漏洞百出,更突显领导力的局限性;本来国民党可在该议题上以逸待劳、静观其变,再选择适当时机出手、杀得民进党措手不及,但孰料林益世案判决让舆论哗然,不仅让民进党有了喘息机会,立马回过神来、反守为攻,将此议题扩大,指称马英九主席办公室主任赖素如等国民党人士涉及的官司也会大事化小,更暗讽国民党会掌控司法,只要是国民党籍,法院都会法外施恩。而国民党对该判决的回应,不是不痛不痒地“尊重司法”,就是不愿多谈,显然居于弱势。

其次,特侦组以林益世有“实质影响力说”起诉,但法院不以贪污论罪,反而给扁家有挑战司法的空间。毕竟陈水扁涉及二次金改案及龙潭购地案,被依扁有“实质影响力”而判决有罪,是以陈水扁之子陈致中也有在网络发文批评林益世以“立委”职权影响官股签约,法院却不采“实质影响力说”重判,而以公务员恐吓得利罪轻判;很明显的,扁家此举仍在贯彻其“以政治影响司法”的主轴,藉此除可透过对比来营造马政府掌控司法的印象,以突显扁是被马政治迫害外,也能让挺扁支持者群情激愤,维持挺扁动员能量,更能透过与民进党人士的分进合击,不断对马“政府”施压要求其让陈水扁保外就医。是以扁家藉以操弄,既有稳赚不赔的乐观认知,又能让马“政府”“哑巴吃黄连”,何乐而不为?

最后,由于林益世和马及国民党的关系,这次的轻判恐怕影响未来国民党的选情。从去年马“政府”油电双涨、证所税、年金改革等政策接连出台,已分别得罪不同的选民族群,受个别政策影响的利害关系人也根本听不进马英九的“改革”论述,而民众也真的希望能有个宣泄的出口,来出口怨气,所以马英九民调持续探底,至今仍不见止跌回升的迹象;而林益世案被多数民众认为轻判,有76%的民众质疑,这样的负面观感,结合对政策的不满情绪,势必又将挑战国民党政权的正当性,而最有可能的情况便是民众透过明年选举投票来教训国民党,毕竟这是最直接能让领导阶层感受到民怨的方式。情况若再糟些的话,说不定年底“核四公投”也可能成为民怨宣泄的出口,为的就是要给马“政府”一个难堪。

基于此,马“政府”虽然不会意图想影响司法判决,但若碰到司法判决和民众观感有极大落差的时候,不能总是祭出一句冰冷的“尊重司法判决”,应该设想一下如何才能建构顾及民众观感,又不会被解读为影响司法判决,且能够突显国民党改革决心的“有感”论述,才能重拾民众信心。

我有上将无限钻石版

爱彩彩票手机版

我要翘班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