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罪孽之天降之物

发布时间:2020-04-21 17:35:20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第十章

工地的下面是一群绑钢筋的钢筋工,其中就有三号公棚的隋文阁,他们的上方正是建设中的大楼,隋文阁用钳子和细铁丝在钢筋上拧着麻花,站在地面上的他隐约的就听见自己头上,似乎是大楼上方发出“锵!”的一声,是那种金属撞击的声音……

隋文阁抬头看去,只看见靠他们这侧的大楼上方根本没有一个工人在上面工作。

瞧了半天也没什么,就继续在手里拧着麻花劲……

在他们旁边有一些杂物,放着一些谁和安全帽,这时正有一小阵风吹来,使得微微冒热汗的隋文阁感到一阵阵舒服很凉爽。

不过接下来另一个声音“啪!”的一声就在周围出现了,那声音极为清脆也极为的快,声音的来源就是堆放杂物的那边。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呀?”隋文阁咒骂道转过身来就准备瞧个究竟,一瞧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当再瞧上一眼的时候,隋文阁就感觉自己这脑瓜子隐隐作痛。

要问到底是什么,原来在那其中一个安全帽上竟然多了一个绿豆大的白点,在阳光下反射出光来。

上面略有些细纹,隋文阁在工地干了这么久哪里会不认得,这正是一颗水泥钉,隋文阁拿起偷窥来瞧了一眼,只看这颗水泥钉全部钉入了安全帽,深入里面约有三寸长。

隋文阁立刻就明白了,这水泥钉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如此的高度再加上这颗水泥钉本来就有点分量,顷刻间就把安全帽给穿透了,而且自己工作的地方距离这里如此的近,如果自己正好就是水泥钉下落的位置,恐怕自己的脑袋就被穿出一个血窟窿来。

隋文阁用手指甲在那钉子的屁股上抠着,好不容易才将那钉子给起出来。

隋文阁一来是怕,二来是气啊,谁这么干活不长眼,这掉下来砸到人还了得?

所以当即他仰面朝天准备破口大骂,可是刚一开口,只听见隋文阁“啊!”的一声。

只看见自己头的正上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黑点,隋文阁连滚带爬的急忙倒退,这黑点到底是什么,吓的隋文阁如此狼狈。

当天晴空万里,天空上出现这个黑点是另一个坠落下来的东西,正向着隋文阁脑瓜子上袭来,那黑点就是由于距离和视觉产生出来的。

隋文阁大叫“不好!”可是这脚底下,偏偏就这么不长眼,一块石头将隋文阁原地就给搬到了,隋文阁当即就是一个狗啃屎。

随着这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落了下来,最后只听见极为猛烈“啪!”的一声,溅起了很浓重的灰尘……

隋文阁在摔倒的时候就紧紧闭上了眼睛,他自己也知道躲不开了,没有办法,就准备硬生生的受死了……

当所有灰尘散开,隋文阁的身体出现了,抱着脑袋的他许久都没敢动,仿佛那时候就认为自己死了一样。

许久隋文阁都没有动弹,之后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仍然是一颗完整的头。

这时候才敢睁开眼睛,看见在一团灰尘之中一只脏兮兮的旧鞋。

就是这只旧鞋刚刚从高空下落,险些没砸在隋文阁的脑袋上。看见这东西,隋文阁立刻气血上涌,刚才被吓走的胆气又重新拾起。

到底是哪个乌龟王八蛋,把鞋掉了下来……

隋文阁抬头向上破口大骂:“槽你大爷,瞎了狗眼,什么都往下丢是不是?下面还有人呢……”

高亢的声音回荡在大楼之间,可是当隋文阁扫视上面的时候,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立即闭嘴,不敢再说任何一句话了。

也不知道他到底看见了什么,灰溜溜的走开,还拿着那只旧鞋……,隋文阁也只能让其他工友距离这大楼再远一点,怕发生危险。

晚上孙瘸子屁颠屁颠花尽心思做好的饭,结果到头来没有几个人吃上几口,到现在谁还能有心思吃呢。

刚送走李二愣子这回又要送老秦,但是常老大和极少数的人是知道的,死的怎么可能就他们两个人呢。

李木匠和齐有道的床铺空空如也,平时回来闲谈扯屁的他们,今天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给老秦烧了些纸,就都回来了。

三号工棚里弥漫着浓浓的烟,每个人都是一颗接一颗的抽着,只有小张拿着手机,观看从网吧下载的岛国大片,另一只手在裤裆里攒动着。

赵老七在自己的床上叹着气,就像他也命不久矣的样子。

常老大心烦,因为他比别人知道更多的实情,看见赵老七这幅样子,平日里谦和的常老大,将烟灰缸一下子就丢向了唉声叹气的赵老七。

“大哥,你……,你干什么?”

“干什么,本来心烦,看见你心更烦,不许你在发出那种声音!”

这时候所有的人都恶狠狠的盯着赵老七,显然赵老七的做法让其他人都不满意。

这时候隋文阁忽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坐了起来打交道:“打灯,打灯!”

当公棚里的灯亮了起来的时候,所有人多做起来看向隋文阁。

“老隋,你到底有什么事儿?”

“我有个东西,越看越眼熟,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说着就从地上将今天捡起来的那只破鞋拿了出来。

所有人一看都不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忽然常老大,还有瓦匠陈三脸色一变。

常老大开口问:“你们今天谁见到齐有道和李木匠了没?”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这时候的常老大一拍脑门,立刻倒在床上不做声。

瓦匠陈三问:“兄弟,你这个是在哪捡到的……”之后隋文阁就把今天楼上掉下这只鞋的事儿告诉了大伙。

陈三面露难色的说:“拿来我看看,我好像认得……”

当陈三拿起来一看脸立刻就白了,只看见鞋的里面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些血迹……

隋文阁问:“它是谁的?三哥?”

“这个应该是李木匠的……”

“什么?李木匠不可能吧,他今天没在工地上……”

“错不了,这鞋上这股子臭味除了他没别人……”

躺下的常老大何尝不知啊,这双鞋其实是他的,有一天李木匠说自己鞋破了,常老大就把这双鞋给了他。

(未完待续)

作者寄语:每晚六点 准时发放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